美国版《目送》:一位父亲在女儿长大之际写下的信

 在《目送》中,台湾作家龙应台写道:“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,不用追。”

 

  今天我们分享的,是“男版的龙应台”,写就的“美国版的《目送》”——关于孩子长大,关于孩子离开,我们目送,我们失落又开心。说出了每一位父母,发现孩子已然悄然长大时心声:

 

 

 

  亲爱的小人儿:

 

  静默无言地,和往常一样,我们又告别了,你和我。

 

  我们在学校的路边儿停下,你下车,又开始了在幼儿园的一天。你我都知道,我会在那儿逗留一会儿,密切注视着你,直到你消失在房子的拐角处。一些天后,你快步走开,再也不回头看了。

 

  又过了一些天,你漫步而行,转过身来,再三地挥手告别。

 

  之后,上周的一天早上,当我们在路边停下时,我说,“宝贝儿,我们今天来得真早;你有大把时间玩儿啦。”

 

  然而,你说的话却让我的心一紧,有点儿难受:

 

  “爸爸,你有足够的时间看我离开啦。”

 

  哦,小甜心儿,但愿你知道:在你的一生中,那是我一直在做,正在做并且还会做的事儿…目送你离去…

 

  我记得一个夏天的早上,在游乐场,第一次,你朝着滑梯跑去,没有回头看。我记得当时我希望你需要我,但却也喜忧参半,明白你不需要我才是好事。

 

  我记得第一次去幼儿园的早上,你消失在那个如巨穴般、满是陌生孩子的学校里。我记得在挤满孩子的走廊中,你消失在我的视线里。我明白,在这个拥挤的世界中,有很多次,你都会消失在我的视线里,而这只不过是其中一次。

 

  我记得第一次你让我把你放在路边。你扎着马尾,背着双肩包蹦蹦跳跳走向学校,没回头,我记得你的目的。五岁的你大胆地走过拐角,好像走过去,你就二十五岁了。

 

  哦,宝贝儿,我知道我在目送你离去。

 

  只是,我感觉,在你离开之前,并没有大把的时间了。

 

  一个月之前,你还需要我在泳池中陪着你。如今,我看着你从这头儿游到那头儿,一点儿也不需要帮助。你在走远,也在游远。

 

  三个月之前,你还需要我为你读睡前书籍,但最近你却恍然大悟,在读《粉红情缘》了,就好像那是你自己写的一样。你在离去,也会自己读书了。

 

  一年之前,你还需要我为你做午饭。现在,放学后,你会爬上厨台,用乱得十足的花生酱和果酱做三明治了。你在离开,也会自己吃饭了。

 

  不久之后,初次约会的对象就会来敲我们家前门啦。

 

  而我,将目送你离去。

 

  我将守候你长大,越来越像你妈妈——你和她有相同的下巴,相同的嘴唇。你们都有单独的一缕卷发打着旋儿垂下,亲吻着右眼角。可你和妈妈又不一样,她似乎哪儿也不会去,但我却要目送你离开。

 

  首先,目送你走向毕业典礼礼堂的通道。

 

  之后,或许会目送你走向婚礼礼堂的通道。

 

  你会转而步入职场,领取薪水。并且,若未来你决定同当前的恋人携手,你会成为母亲,抚育和照顾你自己的孩子。我会看你自己为人父母,看你自己放手让子女离去。

 

  之后,我祈祷,有一天当你在路边逗留,你的孩子离去,也转弯进入他或她自己的生活时——你会想起我。我希望你会拿起手机,打个电话给我。我希望你会走回家,这样我们就可以交流交流啦。

 

  谈一谈我们并没有大把的时间,目送孩子离去了。

 

  谈一谈我们是怎么分了心,忘记了目送。

 

  谈一谈我们是多么希望远离离别,选择不去目送。

 

  谈一谈我们虽不能创造出更多时间,但却可以提升我们在一起的时间的质量。

 

  谈一谈我们可以怎样更认真地目送。

 

  亲爱的小人儿,我祈祷有一天你会走回家,然后我可以让你明白:我是如何慢慢地,慢慢地,目光紧随,送你离开的。

 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你曾经、现在和永远的 老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