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对天赋儿童教育的启示

教育减负减少标准考试压力是个正确的方向,只是在减负过程中增加了什么?是否减去了机械的考试之后,增加了更多的思考、分析和创造的机会?美国对天赋儿童的教育内容,我们是否也可以借鉴一下?

 

 

  美国对天赋儿童的教育问题研究一直走在世界前列。眼下,一些全新的科学研究结果正在催生对“天才少年”培养的全新实验,刷新了人们对“天才少年”的传统认知。美国在识别、培养天赋儿童方面的经验对中国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。

 

  什么是“有天赋的儿童”?

 

  宋亦青在《文汇报》刊文说,什么是“有天赋的儿童”?传统观念里的第一反应就是“神童”和“天才”,因而给人的错觉是万里挑一,与大多数人并无关系。研究和实践都表明,这个传统的定义是狭隘的。

 

  美国对“有天赋的儿童”的定义是“相比同龄儿童或青年,在某个方面有明显的、更突出的能力,或显示出有突出能力的潜质。这些方面可以包括智力、创造力、艺术潜质、领导力或其他特定的学术领域。这些儿童或青年需要学校提供一般课程以外的帮助。”简单说来,就是在某个领域有显著特长的孩子(除了体育之外,因为体育特长在美国传统上就很受重视),一般的学校教育满足不了他们的需求。这其实涵盖了一大批孩子。

 

  美国从上世纪70年代就把天赋儿童教育作为重点研究方向之一,很多大学都设有天赋儿童教育研究中心。从联邦和州政府都专项拨款和专人负责天赋儿童教育。很多州立法规定,每个公立学校必须开办“天赋儿童教育计划”。各个州有10%左右的儿童得到了天赋儿童的特殊教育。

 

  为什么重视天赋儿童教育?

 

  一、这些儿童因为成绩不错而不在老师的重点关心范围之内。他们的需求根本没有得到满足,也没有获得相应的挑战。小学里“有天赋的儿童”在学年开始前就已经掌握了五门基本课里的30%-50%。大多数老师在课堂上对于“有天赋的儿童”基本无暇照顾。美国高中“名人榜”上成绩最优秀的孩子每天学习时间不到1小时。这说明他们不用努力就可以拿高分。

 

  二、这些儿童常常觉得上课简单乏味,甚至将多余的精力转化成破坏力。他们比一般孩子更容易被误解为性格顽劣、不求上进。

 

  三、这些儿童在社交和情感上更容易受挫。他们往往因思想早熟很难与同龄人有共鸣,倾向于和大孩子交朋友,但却不一定被大孩子们接受。他们也经常会被嘲笑是书呆子,或被认为是清高孤傲,从而影响他们培养正常的社交能力。

 

  真正的平等不仅仅是把学习困难的孩子拉到平均水平,而是让所有孩子的需求得到满足,潜能得到开发。从这个角度看,天赋儿童并没有得到平等的教育权利。

 

  从社会和国家的角度看,80%的创新和突破往往来自于20%的最优秀人才。上世纪60年代,美国就曾通过“以教育助防御”法案,大力投入天赋儿童教育。美国上世纪80年代科学和创新的爆发式发展,很大程度上受益于对天赋儿童的重视。可见,这是一项值得高度重视的国家战略。

 

  天赋儿童需要特殊的心理训练

 

  对天赋儿童的教育还存在很多的疑问和误解。

 

  一个误解是,若儿童确有天赋,就如金子在任何地方都会发光,他们自然会成功,无需帮助。美国天赋儿童教育协会是用一句话回答的:再优秀的运动员,没有一个好教练也无法去奥运会。

 

  另一个疑问是,有天赋的儿童是否可以被准确、公正地选拔?以智商测试为唯一选拔标准的做法显然过时了。儿童的天赋潜质还可能在创造力、艺术能力、领导力等等方面。另外有些天赋儿童是有着与众不同的思维方式。对此,各地都有自己的一套做法,但总体遵循的规律是:提供丰富多样的、更具挑战性的学习机会给孩子,发掘孩子的天赋。

 

  还有一个疑问是,过多关注会否给有天赋的孩子造成不健康的压力? 天才少年不堪重负过早陨落的故事让人恐惧。美国在过去10年中有多个研究报告提出了同一个观点:在学业上有天赋的儿童缺少像体育苗子一样接受的心理训练。研究者把天赋、毅力、心理素质等各种成功要素与儿童成人之后的成就做统计分析,没有一项研究不承认心理素质所起到的决定性作用。从潜质转化到能力,再转化到专长,最后到成就,每一个阶段所需要的心理能力是显著不同的。可是心理训练往往只在孩子出问题的时候才用来干预,而不是一贯的重点学习课目。反观体育训练,运动员的心理素质是教练极其重视的一课,是在日常训练和每一个小赛大赛中培养出来的。音乐家也是如此,音乐学院的导师们往往担当着心理教育的角色。

 

  怎么看待中国的教育减负?

 

  Javis基金在美国南卡罗莱纳州的一所公立学校做过一个为期三年的“突破计划”实验:在语言和科学两个方面给所有的学生添加少量“天赋儿童”课程模块。3年后,所有学生的学习成绩都有了明显提高。同时,从学校里被发掘的天赋儿童数量急剧跳升。老师从学生身上发现了原本以为他们根本不会做到的事、不会想到的层次。

 

  这样的做法已经在美国某些地区具体实施了。弗吉尼亚州,毗邻华盛顿特区的费尔法克斯县,其公立学校系统就已经让所有小学生参与“高阶学习计划”的第一阶段。这一阶段贯穿小学6年,共9门关于“思维方式”的课程,这些课程融合在常规的教学课程中,作为对普通教材的丰富和延伸。比如,结合社会学、历史、语言、科学等课目教授类比、质疑、决策、换位等思考方式。在这些课程中,老师会收集每个学生的信息,寻找在某个课目上有潜力的学生,给予更多的单课目延伸教育。在此基础上再次选拔出的少数学生,可以接受更长时间的高阶学习,并一直延续至高中毕业。

 

  由此想到现在中国的教育减负。减少标准考试压力是个正确的方向,只是在减负过程中增加了什么?是否减去了机械的考试之后,增加了更多的思考、分析和创造的机会?美国对天赋儿童的教育内容,我们是否也可以借鉴一下?这或许会对所有的学生有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