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振宁:很多中国人认为美国教育体制好,这是误区

著名世界物理学家、中国第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做客南科大讲堂时,做了主题为《我的学习与研究经历》的演讲。其中谈到教育方面,从西南联合大学到芝加哥大学,再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,杨振宁深切地感受到中国和美国研究思想的差异。他坦言,中国家长常常一味追捧西方教育体制,其实无论是中国还是西方的教育体制,都各有优劣。

 

1466663574573043526.jpg

 

  杨振宁说,在西南联合大学时他掌握了推演法,先学习理论,然后再去研究现象;到了美国芝加哥大学后,他又学会了一种完全相反的归纳法,从现象着手最终归纳出研究理论。对于中西方研究学问的不同方法,他认为最好两者都学。

  

  为什么呢?因为这是一个机会,在打下了扎实的理论根基以后,重新来观察一些新的现象,从而反思之前的理论是否可能存在着问题。在中国和美国两所大学所学习到的不同研究物理的精神,对他日后的研究有很大的影响。

 

  杨振宁坦言,国内很多的家长,都觉得中国的教育体制不好,美国的教育体制才是好的,其实这完全是误区。无论是美国教育体制,还是中国教育体制,都各有利弊。正确的教育态度应该是:对于中国青少年,可以让他多学习一些美国启发性教育的精神;对于美国青少年而言,他们掌握的知识比较混乱,反而应该让他们多做一些习题。

 

       谈教育

       科研创新之路并不平坦

       

      杨振宁的科研创新之路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。1947年,他在芝加哥从事研究工作时,给自己找了四个研究题目,那时候芝加哥大学没有教授是研究这些题目的。他基本上是自己在研究。但起初都不成功,让他很沮丧。

 

      只要坚持,研究之路可能“柳暗花明又一村。”杨振宁说,虽然几个题目都做得不成功,但是他还是针对第四个题目写了一篇很短的文章。当时的泰特教授建议他,何必非要写一篇理论的实验论文呢?其实把这篇文章加长一点,就可以成为毕业论文了。瞬间他真的如释重负。

 

      杨振宁鼓励青年学子说,在座的研究生同学如果觉得现在着手做的东西很困难,甚至觉得沮丧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因为在做学生的时候,学习的是已经有的东西。但是做研究生以后,就需要创造以前没有的东西。碰到一点困难非常自然。

 

       谈兴趣

       从准备到突破的前提

 

       对于搞研究工作,他认为有好的想法时,不要轻易放弃,应从兴趣着手,做好准备工作,总有一天会有所突破。正因为他秉持这些原则,他早期的研究题目,后来都开花结果,有了重大突破。

 

       从兴趣到准备,再到突破。这是杨振宁根据毕生研究经验,总结出的研究三部曲。

 

       首先,要对一个东西发生兴趣,才会进行相关的研究。而这个研究的过程,就是准备工作。通常这个时候的研究都是没有弄出结果来。可是,这些想法已经深入到脑子里,形成了一定的结构。等到合适的机会到来的时候,新的想法和见解就会一下子激活。

 

       杨振宁说,现在回想起来,自己在芝加哥大学没有成功的几个礼拜的工作,都是对后来实现突破的一个准备。后来发现这些时间并没有白费。

 

      1955年至1956年,杨振宁开始与比自己年轻四岁的芝加哥大学同学李政道合作。当时的研究小组对一个问题产生了强烈的兴趣,他们研究发现一个粒子有不同衰变方式,不稀奇。但是如此相似,可能是一个粒子。而按照宇称守恒定律,不可能是同一粒子。

 

      1956年夏天,杨振宁和李政道决定仔细检验宇称守恒定律的实验根据。做了两三个星期的多种计算后,发现并没有任何宇称绝对守恒的根据。所以,他们就提出要做新的实验。一项当时所有的实验物理学家都不肯去做的实验。试验结果表明,宇称不绝对守恒。这在当时,把过去几十年,甚至一两百年,大家认为是绝对的定律推翻了,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

 

       他总结自己一生的学习与研究经历后,提出可供参考的宝贵经验——当直觉与书本知识产生冲突时,那往往是最好的学习机会,必须好好抓住。年轻学子与同学讨论,也是极好的深入学习机会。